小林君今天也是如此慵懒

怠惰文手

【文豪野犬】【织太】逆水行舟10(完)

*亚人设定。自杀爱好者vs无限重生(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体验一千种死法了呢先生)
*黑时时间线逆流回溯(论倒着读黑时是怎么样的效果),对原作有所删改。   
*角色死亡有。血腥有。糖刀刀刀刀

01

        梦境中的龙头战争接近开始,这段忙碌不堪的回忆终于接近尾声。所以当骤雨模糊了梦境和细雨连连的现实的边界,太宰也并不觉得烦人——即使他没有打伞。推开lupin的门,织田作正坐在熟悉的位置。“冥冥中觉得你今天也会来呢,织田作。”织田作闻言回头,从头到尾打量着太宰。“最年轻的干部……太宰……治?”太宰的脚步尴尬地顿了顿,他又不介意似地径直望向调酒师。“老样子。”冰球在熟悉的酒中起伏,太宰举杯微微一抬向织田作致意。“庆祝我们初次见面,织田作。”
        织田作似是对自己受声名鹊起的年轻干部亲近受宠若惊,但好在他并没多怀疑太宰唐突的问候。似是酒水入喉,一切职位立场都不算隔阂。太宰一如既往地喋喋不休,扯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,织田作认真地一一回应,不是因为拘束而是出于他性情中的正经。时而酒杯碰撞,两人方得以片刻安静。
        小船儿逆水而上,终究会回到最初的源头。这是织田作与太宰的初见,却是太宰与织田作的永别。
       不知更酒几盏,织田作又将新一杯酒推向太宰。“谢谢你,织田作。”“举手之劳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不,谢谢你,能与我相遇。”
        和着骤雨,lupin内响起了雨中曲。回忆如雨,倾盆而下,仍有人信步高歌。

【文豪野犬】【织太】逆水行舟09

*亚人设定。自杀爱好者vs无限重生(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体验一千种死法了呢先生)
*黑时时间线逆流回溯(论倒着读黑时是怎么样的效果),对原作有所删改。   
*角色死亡有。血腥有。糖刀刀刀刀

09.

         织田作刚从西餐厅二楼下来,就听到了太宰的呼唤。“织田作!”太宰戳着盘中坚硬的块状物,语气中透着期待与兴奋,“你快尝尝,我新研制的豆腐。”眼看着姑且被称作豆腐的东西即将送入织田作口中时,安吾及时制止了他。“你忘了他上次做的活力鸡汤了吗?”安吾一脸疲倦地推了推眼镜,“如果这次给太宰面子吃了下去,天知道他下次还会折腾出什么可怕的东西。”似乎没听见安吾对自己厨艺的贬低,太宰依旧满怀期待地等着织田作试吃豆腐。
       “好想让你尝尝我特制的豆腐啊……”这个念头似乎伴着海风吹到了太宰脑中,掺着遗憾与无奈盘亘在心头。梦境的源头,那个长眠于冰冷墓碑下的人,如今鲜活地坐在太宰眼前。“啊,咬不动……”织田作盯了“豆腐”片刻,似乎带有些遗憾地放下了筷子。他一本正经的态度让太宰越发恃宠而骄,正如安吾所说,织田作实在疏于吐槽。
咖喱,豆腐,胖乎乎笑眯眯的老板,楼上嬉闹的孩子……即使一切都蒙着记忆里的一层血色,太宰依旧恨不得能把它们都一一珍藏。这样就不会担心哪一天自己再次一脸错愣地看着照片,走向墓地的脚步不知该在哪块墓碑前停下了。
        脸上被咖喱辣到的夸张表情盖过了内心的波澜。太宰又向西餐厅老板要了一杯水,却止不住去想着:“如果现在不留下什么东西的话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就没有什么能证明我们三人曾在这里了。”随着一声快门,lupin吧台前的三人解除了定格的坐姿。太宰似是随口一言,可除了他谁能感叹一语成谶。
        “太宰,听说世上有人能预知未来……”太宰插言道:“比如【天衣无缝】?你可有着很令人生羡的异能啊,织田作。”“不是只能预知六七秒,而是能持久地看到很长远的事情。”织田摇了摇头,“就好像……一个人明明看到与他人一样的事物,却有着越过时间透视着未来的眼神。”太宰表现出饶有兴趣的神色,却不急着肯定:“也许只是像我刚才推断安吾的行程那样,有的人能从现状演绎未来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回复太宰的依旧是摇头。“可是你刚拍照前说的那句话,分明有着亲身经历了什么的感觉。”
        太宰呼吸一窒。不知是不是受异能影响,织田作的直觉总是惊人得敏锐。是的,每次来到lupin,太宰克制自己不去回想三人曾在舒缓的背景音乐中变得剑拔弩张。只因为先经历了结局,太宰又成了孤零零地背负着记忆的一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也许在太宰眼中的lupin,并不是我和安吾看到的那样吧。”怀着对这份孤独的理解,织田作所做的以及所能做的只有远远观望。
        这份无奈是如何渐渐累积成最后的懊恼,太宰不得而知。尽管只是观望,但这便足够了啊。

逆水行舟

还差个拍照和初遇
存稿全放完了
新建号没亲友团,厚颜无耻地求小红心小蓝手

修仙快乐
微笑中透露出仙气。

【文豪野犬】【织太】逆水行舟 08

*亚人设定。自杀爱好者vs无限重生(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体验一千种死法了呢先生)
*黑时时间线逆流回溯(论倒着读黑时是怎么样的效果),对原作有所删改。   
*角色死亡有。血腥有。糖刀刀刀刀

03.
港黑的大楼在横滨高得扎眼,在夜里登上天台,灯火璀璨的城市犹如光海,与天上星河辉映。
如果从这里跳下去,会给人一种落向天空的错觉。
这对太宰来说是个很大的诱惑。但这么做显然会给港黑和太宰本人都带来麻烦,只是听到塞壬歌声的水手往往不会想那么多。
风刮起挂在身上的西装外套,空空的袖子在空中飞舞。纵身一跃的那一刻,他看见了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。
“太宰!”
紧急关头,织田堪堪维持住了两个人的体重,但并不能持续多久。
也许这样一起坠落也挺好,一路听风,拥向灯海。
总好过自己如坠深海般在废墟下一次次窒息。
总好过织田在废墟下不成人形。
几声决绝的枪响后,织田作从惊愕中反应过来,手中仍紧握着太宰的手。
仅仅是……一只没什么分量的手。
太宰闭眼倾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,心跳得很快,大脑甚至来不及记下每一刻难以言喻的感受。落到一半时,他突然睁开了眼。
原来他是在这个时候知道的啊……
待地上的血肉回复成名叫太宰的“人”时,太宰重重呛了口气。
城市很美,夜风很凉。
地面很硬,织田的脸很臭。

【织太】逆水行舟 07

*亚人设定。自杀爱好者vs无限重生(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体验一千种死法了呢先生)
*黑时时间线逆流回溯(论倒着读黑时是怎么样的效果),对原作有所删改。   
*角色死亡有。血腥有。糖刀刀刀刀

04.
子弹是擦着太阳穴飞过的。太宰的耳边仍回荡着嗡鸣声。下属们在收拾开枪的狙击手的尸体,而织田盯着刚和死神擦肩而过的太宰,没有一句抱怨或者吐槽。
伤口的血迹浸透了太宰脸上的绷带。织田似乎很在意,他盯了会太宰手腕上的绷带,欲言又止。太宰感受到了织田的目光,毫不在意地解下了手上的绷带。
尚未愈合的伤口,触目惊心的刀疤,手腕上深深的割痕…
这些都没有。
出乎意料的是,太宰绷带下的手臂没有任何异常,白净得让织田怀疑是不是看错了。太宰孩子气地笑了笑,将绷带递给织田。“能帮我换一下吗?”
织田接过绷带,将太宰脸上染血的绷带解开。果然除了刚刚的擦伤,没有任何疤痕。
“新的时尚元素,很帅吧?”似乎怀着18岁少年的天性,太宰用中二的口吻回答着织田心中的疑惑。
“确实呢。”织田作一本正经地肯定道。如果安吾在场的话,一定会指责织田又惯着太宰疏于吐槽了。
“其实不是的哦。”太宰突然轻声道。在他还没进入港黑,还是一个放在实验台上任人宰割的实验动物的时候,他总是全身缠满绷带,透过那层纱布看着无影灯。
无穷尽的生而死、死而生,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反反复复……
死亡一次后恢复如初的身体,连一点伤疤都不会留下。似乎所经历的再血腥的痛苦都是一场噩梦,无处追寻,无处可诉。
织田将已经无法再吸收血液的绷带丢在一旁,低着头正在试图抚平手上拆下的绷带。太宰习惯了从绷带后窥探的右眼彻底暴露了出来,被那抹红色刺痛。
原来他早就踏入自己的孤独的小天地了,即使他到临走前都没有意识到。
平日故作轻松搞笑的姿态,lupin端起的枪口,把孩子的死揽到自己头上的念头……这些孩子气的举动,又算是什么呢?
始终将人拒之门外的,明明是太宰自己啊。

【织太】逆水行舟 06

*亚人设定。自杀爱好者vs无限重生(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体验一千种死法了呢先生)
*黑时时间线逆流回溯(论倒着读黑时是怎么样的效果),对原作有所删改。   
*角色死亡有。血腥有。糖刀刀刀刀

05.
“站起来!如果敌人知道你要往这边冲,你早就被击中要害了!”太宰大吼着,冷冷地对上芥川愤恨的眼神。
“如果你的实力不足以支撑你想证明的强大,你还不如永远窝在一旁。”
而不是冲去送命还害得别人来救你。
太宰并不是发泄怒火,他知道即使他想阻止织田和纪德初次见面,织田作依旧会去救芥川。但他又不自觉地希望自己的一拳一脚就能改变芥川的固执,打破他去应战纪德的可能性。
即使成功了,命运改动后的世界,又该去何处追溯呢?
自己逆行走过的每一步,也只是寻着已有的足迹。
从血染风衣,走到举杯初遇。

【织太】逆水行舟 04

*亚人设定。自杀爱好者vs无限重生(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体验一千种死法了呢先生)
*黑时时间线逆流回溯(论倒着读黑时是怎么样的效果),对原作有所删改。   
*角色死亡有。血腥有。糖刀刀刀刀

07.
焦糊的面包车的铁皮味道,在雨中逐渐淡了下去。太宰刚从森欧外的办公室赶来,看到的是下属忙碌身影前,杵在雨里的织田。
“孩子们的住处只有我知道。”太宰突然开口道。
“没有必要了,太宰。”把自己装作幕后主使的太宰被织田一句话回驳了。再多劝说的话,弯弯绕绕到了嘴边,最终成了一句叹息。“你一定要去mimic总部吗。”
“嗯。”
“即使…那个纪德,有着预知异能…”
“我知道。”
“你不知道!他是个杀不死的怪物,只能永远徘徊的幽灵,即使你给了他一枪,他依旧能从地狱爬回来!”
“不是的。”织田的声音有点哑,但他的目光却很清明。“他不是怪物,也不是幽灵。他是人。”
织田认真地注视着太宰,让太宰觉得这些话仿佛是对他自己说的。
透过右眼的绷带,太宰曾看到过持着冰冷解剖刀刺向他的研究者,口中称他为经济动物。
而如今,织田的红发透过雨幕,穿过绷带,燃烧进了太宰的眼。
“是人就是为了救赎自己而活着的。但只有人到死了才能明白吧…”
骗人。太宰默默驳斥道。他都明明死去了那么多次,也没得到救赎啊。

【织太】逆水行舟 03

*亚人设定。自杀爱好者vs无限重生(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体验一千种死法了呢先生)
*黑时时间线逆流回溯(论倒着读黑时是怎么样的效果),对原作有所删改。   
*角色死亡有。血腥有。糖刀刀刀刀

08.
对质的两人持着手枪瞄准了彼此的致命处。太宰的瞳孔骤缩,喉中破出的呐喊几乎与枪声同时响起。
“kuro(小黑)!”
黑色颗粒物在红发男子身前迅速凝聚,成为巨大的人形怪物。IBM(不可见黑色物质),正如其名,除了亚人外的正常人是看不见它们的。
除非释放IBM的亚人抱有极强的情绪与意念。
飞向红发男子的子弹被IBM阻挡,而对面mimic首领,纪德,应声倒地。“织田作,你的子弹永远是如此的棒…”似是长久的夙愿终于圆满,纪德的声音逐渐微弱,却带着满足。
“织田作…”太宰的瞳中倒映着红发男人站立着的身影。是的,鲜活站立在跟前的织田作,不是照片里的黑白,也不是废墟下的一摊血肉。得知红发男人的名字后,太宰更多的不是劫后余生的喜悦,而是患得患失的惶恐。明明没什么好怕的,哪怕是天塌下来,太宰也能用这副不死的躯体为他挡住,可是回想着那血泊中的红发,恶寒就如蛆爬上背脊。
正当太宰呆立喃喃着这个名字,回首望向他的织田作突然向他狂奔而来,一把将他扯到自己身后,试图用力推开太宰的手却瞬时失了力道。贯穿织田胸口的,是充满杀意的IBM的尖爪。
织田在天衣无缝出现多重景象时,就猜到纪德并没有死——不,那一枪给得真切,纪德确实是停止了呼吸。只是此时的太宰与纪德自己都没想到,纪德也是亚人。
织田不敢妄自猜测此刻纪德的内心,但那IBM载着他的悲愤和杀意,直冲太宰,让织田看得真切。在异能奇点中,织田想尽了办法,也无法阻止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。但让太宰在自己的眼前被捅个透心凉,是织田绝对不想看到的。
“还是…没办法啊…”织田懊恼地看着胸前IBM的利爪,依旧刺入了太宰体内。太宰一脸错愕地看着他,迷茫得像个孩子。
IBM消散,太宰一把扶住倒下去的织田,对自己流血不止的伤口置之不理。“为什么啊…我明明和他一样,一个怪物、幽灵、经济动物!明明你只有…你只能…”即便口中这样骂着,有那么一瞬,太宰希望织田也是亚人。
“是啊…人只能活一次,所以生命才宝贵。”
“可是即使不只一次,生命也很宝贵啊…”

【织太】逆水行舟 02

*亚人设定。自杀爱好者vs无限重生(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体验一千种死法了呢先生)
*黑时时间线逆流回溯(论倒着读黑时是怎么样的效果),对原作有所删改。   
*角色死亡有。血腥有。糖刀刀刀刀
09.
疼。
做梦时的痛感竟比现实更清晰。太宰就算是想微微动一下躺着的身体,也会被身上的重压牵出死刑般的剧痛。
感觉自己快要死了…事实上也确实如此。太宰本以为死亡对自己已经是家常便饭,没想到有种痛苦形同溺死又胜过溺死,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惧。如同被掷入茫茫大海,在冰冷海水中一次次停止呼吸,而又复活被海水呛醒。太宰一次次挣扎着想爬起,但身上的废墟纹丝不动,只是落了些许细尘。
啊,放弃了。也许这就是自己一直渴求的真正的死亡吧。
这个念头随着血液的流失在脑中渐渐模糊。陷入黑暗前,太宰听到了遥远的嘈杂声。
“太宰先生!太宰先生!”太宰感觉到身上的重压消失了,血液缓缓倒流回体内,港黑手下的声音将模糊的意识逐渐拉回。“我们按照您的指示带来了水泥,现在正在小心搜查mimic首领。”
太宰拒绝了随行赶来的医生的治疗,只是接过了手下递来的新西装外套,潇洒地直接披上。
环顾四周废墟,太宰瞟见一处废墟下有大滩的血迹。手下们合力抬着压在上面的重物,太宰只是在一旁冷冷地看着。
不用看也能猜到下面是什么惨状。即使是亚人,也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恢复。对于亚人来说死亡的概念很缥缈,但能死而复生不代表一个人的存在不能被抹杀。太宰有很多种方法将亚人真正置于死地,比如将亚人埋在永远挣脱不了的废墟下,扔到没有空气的深井里,或者封入水泥沉到海底…
突然,太宰冷漠的眼神中闪过了什么。
废墟被清理后,展现的是一幅不忍直视的惨象。太宰踏遍尸林血海,近乎麻木,但如今只是匆匆一瞥,就让他觉得一阵窒息。
血泊中,浸着死者的红发。